继续阅读绝色女神医最新章节最新更新人物:阿丑,冷清

萧无双的《绝色女神医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,绝色女神医枫秀阁小说网,阿丑,冷清的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,写到五年前,她是江南首富冷家庄的大小姐,他是北方白云堡最“软弱无能”的庶子少堡主。一场联姻,将毫无交集的两人牵连在了一起。一杯毒酒,她成了他未过门便已暴毙的亡妻。本可毁去婚约,他却执念的为她换上嫁衣拜了堂,只因她是他早已认定的妻。五年后,她只是李家村里的一个赤脚游医,他却已是惊才绝艳,引无数江湖女子为之疯狂的出云公子。这样的他,却甘愿为一个世人眼中的丑女摘下面具,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。只因,他早已寻了她多年。五年前,她坐拥着全天下女子最渴求的幸福却不自知;五年后,她成了一个令世人鄙夷的丑女却不自怜。只因,身边一直有他的陪伴。无数次的逃避退缩,却依旧改变不了那颗早已爱上对方的心。

继续阅读绝色女神医最新章节最新更新人物:阿丑,冷清    绝色女神医        小说
作者:萧无双    主角:阿丑,冷清    最新章节:最新更新

    三月的江南,烟波浩渺。

    带着春意的微风拂过窗前的风铃,带走一阵清脆的“叮当”声。吹开了三月的桃花,吹发了嫩绿的新芽。

    吐蕊着芬芳的花瓣如一叶扁舟,顺着敞开的窗户,飘进素雅别致的闺房。美人竹编织的软榻上躺着一个白衣少女。水色的衣衫如一朵夜色中高雅素洁的兰花层层分叠。青丝披散开,整个人就如一幅晕染开来的水墨画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看到榻上的少女,来人刻意放轻了步子。俯下身,修长莹润的手指轻轻的滑过少女光洁的侧脸。

    忽然,窗外扬起一阵微风,纷飞的桃花瓣似是寻美而来。调皮的花瓣轻巧的停留在少女粉嫩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来人的眼神随之一黯。原本清明的双眼越发的炙热,似受到蛊惑般情不自禁的低下头,削薄的唇瓣在那粉嫩上辗转碾磨,未料到味道这般甜美,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,而是想要更深入,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化为血肉与自己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直到惹来身下的人不满的嘟囔,来人才不舍的直起身。眼中的浓情似能化作一滩春水溢出。

    房间再次恢复宁静,唯有那一地的花瓣见证着曾有人到访过。

    冷清悠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,听到推门声,以为是丫鬟桃红。揉着迷糊的双眼问道:“小桃儿,什么时辰了?哥哥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半晌,预料中的声音没有想起,清悠疑惑的睁开双眼,却见门框处倚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。男子双手抱胸,俊美邪肆的五官,修长挺拔的身姿如竹中的君子。一身镶着银线的白衣富贵非凡,墨绿色的玉冠将黑发高挽,迷人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冷清悠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思念已久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,清悠惊喜的从榻上一跃而起。如灵猴般唰的窜向冷清霄。看着清悠赤裸在外的一双玉足,来人唯恐她受凉,冷清霄长臂一捞,便将小人儿打横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看到哥哥就这么高兴?连鞋袜都未穿,哪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略带责备的点了点怀中人的小鼻子,眼里却是毫不掩饰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呵呵!反正又不稀罕当什么大家闺秀。大不了赖着哥哥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哥哥可得多赚些银子,养你这个小懒猪可要不少银子。”

    将清悠放回榻上,冷清霄俯下身,拿起一边的鞋袜替她套上。手中如丝绸般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。穿好了鞋袜,顺势将软榻上的人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早已习惯了兄妹二人之间的亲昵,清悠半倚着身后的哥哥,佯装恼怒的嚷嚷道:“哥哥就知道欺负我。哼!”

    看着那鼓得圆嘟嘟的小脸,冷清霄忍不住捏了两把。直到接收到怀中人恼怒的眼神,才不舍的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这次出去了这么久,外面这么好玩呀?”

    把玩着冷清霄的发束,清悠眨巴着期待的大眼睛,眼里是对外界浓浓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恩恩”

    “亲哥哥一下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冷清霄故意将白玉般的面颊凑到清悠跟前晃了晃。有何意图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羞羞羞,不害臊。哥哥又不是小孩子,还要人家亲亲。”

    嘴巴里这么说着,还是凑上前去在那白玉般的脸颊上轻轻的啄了一下。半倾的身子突然被冷清霄拥住,小脑袋被压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哥哥・・・・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自从爹娘相继去世后,诺大的家里就只剩下哥哥这一个亲人了。所以每次哥哥出远门,她都提着一颗心。

    “悠悠今年也十五了吧!还记得小时候经常和你一起玩的白云飞吗?”

    “白云飞?就是那个经常欺负我,五岁了还拖着鼻涕的鼻涕虫?”

    在她为数不多的玩伴里,确实有这么个人。至于记得这小子的原因,还是因为他的名字。明明姓白,却长着张黝黑的脸。而且肥肥胖胖的样子,哪里能飞了?

    “嗯,回来的路上遇上他,他说跟你好些年没见了,正好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没成亲吗?我记得他比我还大三岁,不会是被家里逼婚逼得紧了,才跑来咱们家来躲着的吧!”

    一想到白云飞小时候的恶行,冷清悠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那小子憋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呀!・・・其实,还有一个人要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冷清霄低下头,双眼注视着冷清悠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吸了吸鼻子,被冷清霄抱着,闷闷的空气让她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“云飞的姐姐,云雀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一僵,冷清霄安抚的拍着冷清悠的背。

    半响,冷清悠没有说话,只是默不作声的站起身离开了冷清霄的怀抱。走到半开的窗前,眼睛盯着院子里的樱花树。

    分不清是在自言自语,还是在对屋里的人说:“是啊!哥哥早已到了成亲的年龄。若不是我一直拖累着哥哥,想来现在哥哥的孩子也有两、三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悠悠。”

    背对着的身影,看不到身后的人眼中的痛苦与挣扎。

    转过身,扯出一个自以为无比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哥哥・・・・”

    不管过了多少年,再想起那个午后,冷清霄的左心房依然如重石般的压着,不疼,却比剔骨还难以煎熬。

    似是感受到了她的悲伤,漫天的樱花带着伤感,在她的身后飞舞。窗外的微风透过半敞的窗户扬起她的长发。而窗前的那个人,灿烂的笑脸却掩不住眼中的荒凉与悲伤。

    本文阅读阁首发!

    

由于版权限制,请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之后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

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

由于版权限制,后续精彩内容仅能在微信端阅读,请使用【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】继续阅读

手机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
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